您的位置:首页 >> 肝病科普
肝病科普
「护肝宝典」No.49 60%的肝,换母亲生命的延续
    医院是最能体现人情冷暖的地方,纵使见过了太多的生离死别,也还是会被一些人的勇敢、善良、无私的美好品德所感动。常有人感叹“子欲养而亲不在”的悲哀,但当真正需要付出,并且存在一定风险的时候,又有几个人能义无反顾呢。大多数父母都是爱惜自己的孩子的,危难时刻,把自己的脏器移植给孩子的也不在少数。比如说,荣登《感动中国》2009年度人物——暴走妈妈陈玉蓉


    陈玉蓉的儿子叶海滨13岁那年被确诊为一种先天性疾病——肝豆状核病变,这种肝病无法医治,最终可能导致死亡。为了挽救儿子的生命,陈玉蓉请求医生将自己的肝移植给儿子,可当时的她患有重度脂肪肝,无法捐肝救子。从医院出来后,陈玉蓉就开始了自己的减肥计划——每天走十公里。在之后的7个多月里,她每餐只吃半个拳头大的饭团,走破了四双鞋,脚上的老茧长了就刮,刮了又长。当她再次去医院检查时,惊喜地发现脂肪肝没有了。不得不感叹:“从医几十年,还没有见过一个病人能在短短7个月内消除脂肪肝的,还是重度脂肪肝。这要是没有坚定的信念和非凡的毅力,肯定做不到!”
    最终,2009年11月3日,这对母子在武汉同济医院顺利地进行了肝脏移植手术。


    为了孩子,母亲可以奉献多少?这是一个永无止境的答案。陈玉蓉暴走七个月,用脚步为人们丈量出一份伟大的亲情。这种姿态,令人心酸,也令人动容。紧接着2010年,一出“我爸是李刚”的闹剧,以及日益普遍的“啃老”现象,给当时的“80后”们纷纷打上了“拼爹”、“只知索取,不知回报”的标签。而彭斯“割肝救母”无疑是一颗重磅炸弹,再一次刷新社会的认知。彭斯的母亲陈雪梅因慢性重型肝炎晚期,需要进行肝移植手术。当时,还在美国求学的彭斯问讯后,立即返回了广州。由于母亲坚决反对儿子提供肝源,父亲彭慧只能决定先采取传统方式——尸体肝移植,就是通过死者捐献肝脏进行移植。但器官供源紧缺,在等待了两个月后仍旧无果,陈雪梅也命悬一线。


    又一次肝昏迷后,陈雪梅看着儿子瞒着自己完成的活体肝移植手续,以及丈夫的劝说“我真的不想失去你,我还想和你一起看着孙子孙女、外孙外孙女出生”,陈雪梅最终同意接受儿子60%的肝脏。彭慧说:“彭斯字签得很快,而我的手当时在发抖,签了1分多钟才签上去。我心里非常非常痛,手心手背都是肉,我不忍心让儿子去冒这个险,毕竟他才22岁啊,人生的路还很长。”对于医生而言,活体肝移植手术向来把供体安全摆在首位。这种风险主要是术后近期的并发症,远期来看影响不大。在彭斯的案例中,虽然他切除了约60%的肝脏,但因为肝脏再生能力强,只需要3个月就可以长回原来的大小。


    手术后,彭斯也接受了媒体的采访,他表示:“我当时根本没有想太多,身体发肤受之父母,生我养我的母亲生命有危险,我心里唯一的念头就是,我一定要为她做点什么,危不危险的我考虑不了那么多。”切除60%的肝脏,这决定对彭斯来说并不难,但对于很多人来说,或许是一个十分艰难的抉择:敢不敢去从自己健康的身体上割下60%的肝脏?毕竟,多割一分,则很容易导致自己的肝脏衰竭;少割一分,这肝源对患者又没了作用。那么问题来了,我们要如何决定移植肝脏的大小?肝移植手术后会有哪些并发症,以及能为患者延长多久的生命?这种手术的适应症和禁忌症又是哪些呢……今天就先码到这儿,七叔在下一期里会一一解答的。
 
- End -

插画:夏天;编辑、排版:国婷、少康、米露
转载、投稿请联系:wangsk@18weeks.cn